您的位置: 杭州夜场招聘 > 夜场资讯 >

一晚收入上万,夜场气氛组到底是做什么的?

乱”是大多数局外人对夜店圈的第一印象,似乎在迷离的灯光和酒精的作用下,夜店总是一个会发生故事的地方。
 
在小成短暂的工作经历里,他确实遇到过女客人对他做出越过常规的行为,“女生肯定会遇到更多”。这一现象在售卖酒水、气氛道具的过程中变得更明显,“高素质人群还是占大多数,但还是有一些粗俗又没礼貌的人,随手翻动同桌女伴的衣服,在场所内随意吐痰,更有甚者强行勾肩搭背,询问外出费用。”
 
不过,由于气氛组与客人之间并没有直接的利益关系,相应的顾忌也会少很多,具体的界限在哪里因人而异。
 
 
和气氛组相比,在夜店里,真正和客人密切接触的其实是陪酒女孩。朋友向我们介绍,现在杭州的夜店模式下,这些女孩都有自己的带队,也就是模特经纪人。每位经纪人们手下带一堆女孩,在各个夜店之间往来。名义上,无论是经纪人还是这些女孩,都与夜店没有关系。夜店需要她们,但她们并不属于夜店的员工。她们的收入也并不是由夜店提供,而是通过经纪人拿到分成,“都是一千起,(有时候)一千二,(有时候)一千五。”工资之外,客人的打赏也是她们的重要收入来源,“(客人打赏)三五万,两三万,也很正常。”
 
她们的工作内容被高寒称之为“有偿陪侍”,具体内容便是陪聊天,陪喝酒,要求年轻漂亮气质好,最受欢迎的是“好看的,玩得嗨的,能带气氛,能让客户开心的”女孩。高寒具体描述了她们的工作场景,“比如说你来夜店玩,跟我说想要一个(陪酒的女孩),我肯定要去找她们的经纪人,然后让经纪人带过来三四个,你要哪个,也可以是看照片”。和销售、气氛组能选择自己的客人不同,在这件事情上,陪酒女孩们并没有选择权,“没有愿意不愿意,不可以挑选客人。”
 
在杭州夜总会招聘小编看来,夜店圈并不比其他圈子更乱,“这个世界上,什么样的客人都有,无论在哪里,哪怕在上班,也会有公司领导猥亵女职员之类的,我觉得这是一样的。”尽管可能遇到过分的客人,但是夜店的安保力量往往比其他地方更强,如果感到被侵犯,女孩们随时可以叫来保安。而夜店也和夜总会不同,“夜店的女孩就真的只是来陪他们喝酒,除非客人想让她出去,那他们自己聊,只要双方愿意,跟店里没有关系的”。
 
 
和大城市夜店里严格的职业划分不同,在小城市的夜店里,一个人常常要兼任很多工种。在小成工作过的夜店,陪酒女孩们往往也是“香槟销售”,收入多少取决于卖出了多少酒。小成提到,和自己所在的气氛组相比,这些女孩更容易受到客人们的骚扰,不过也正因如此,她们也变得“更聪明”,“客人做一个动作,她们都能看出背后的含义是什么,然后就会根据自身的性格来做出选择,如果她想拒绝,就会敷衍过去;遇到过分的客人,她可以叫保安。”当然,保安也并不是万能的,对于大多数陪酒女孩来说,“客户”是工作的核心,“叫了(保安)就会影响她和客户之间的关系,万一客户以后不找她买酒了怎么办?”
 
另一方面,这同样是一个充满诱惑的工作,杭州夜总会招聘小成认为,能否抵制其中的诱惑取决于是否贪心,“(夜店)里面什么人都有,诱惑很大,但是年轻的女生可能不知道这个诱惑后面代表的是什么”。
 
 
美貌与年轻似乎是夜店工作的通行证,但最关键的因素仍然是钱。尽管大多数气氛组员工都无法忍受长期昼夜颠倒的生活,一般工作十几天就会选择离开,但仍然有人愿意长期坚持。小成提到,相当一部分人选择长期在夜店工作是因为,这个工作相对轻松赚钱又多,“按他们的文化水平,能找到的工作很累,赚钱也没有这个多。”但小成也提到,这份工作虽然看起来事少钱多,但几乎没有夜店会提供五险一金,气氛组员工对于老板来说,只是“赚钱工具”。
 
在杭州夜场招聘小编看来,夜店的工作看起来种类众多,利益链复杂,但“所有的东西最后都是为了订台,卖酒。”换言之,这是一个既复杂又直接的场所,如同高寒在那篇日记的结尾所说的,夜店是“现代人夜生活的缩影”,然而这种生活的大门并不对所有人打开。客人可以挑选夜店和陪酒女孩,同时,夜店也会筛选自己的客人:年纪大的,形象不好的,都被自动排除在了这扇大门之外。
 
 
“如果一个夜店里全是大叔,全是大妈,那谁去消费呢?到了夜店,那就是为了赏心悦目,抱着一种偶遇、艳遇的心情去。”当然,万事都有例外,大多数时候金钱可以帮他们打开这扇大门。当被问到如果来的人是一个年纪很大,但很有钱的客户时,高寒迟疑了,“那要看花多少钱。正常来说,一个台的低消(最低消费)是一万,如果花个一万,那没必要要他,花个三四万,也没必要,他要花个十几二十几万,那当然可以商量。”
 
高收入是很多人选择夜店作为职业的重要原因,但社会的偏见常常是他们离开的原因。在知乎上,很多曾在夜店工作的人都提到,自己的父母、恋人都极力反对自己从事这项工作,有的甚至还会因此爆发激烈的争吵与家庭矛盾。
 
当然,在社交平台上,也有人认为,虽然社会对夜店抱有极大的偏见,在夜店工作未必就是一种无奈之选。知乎上的帖子“一位酒吧气氛组的自述”中便写道,“偏见是一定会有的,就像人们总把蹦迪当成不务正业。但任何一个新事物被接受都有一个过程,十年前你会相信游戏能被当做一个体育项目吗?我相信蹦迪也总有被正名的一天!”